来自 众益彩票登录 2018-08-15 14:32 的文章

这少陵原上并非一片荒野实际上在整个少陵原上

 一根藤条划着一条优美的弧线,准确地抽在李鱼的掌背上,疼得李鱼哎哟一声,急忙缩回了手,扭头一看,就见那瘦女官正持一根细长柔韧的藤条,狭长的眼睛微微地眯着,寒意迫人。
 
    “金枝玉叶之身,除了生身父亲和夫婿,岂容他人沾惹,不懂规矩!”
 
    瘦女官森然喝了一句,斥道:“闪到一边。”
 
    “这有什么啊,扶她一下都不行,她是豆腐做的啊,她屁股我都踢过。”
 
    李鱼嘟囔着,悻悻地闪到一边,两个宫娥急忙上前将高阳扶起。
 
    高阳向李鱼扮个鬼脸,幸灾乐祸地道:“活该!”
 
    胖女官道:“殿下,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你都代表着皇家尊严。殿下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怎么可以向人扮鬼脸,而且还是向一个男人扮鬼脸,须得注意了。”
 
    高阳不耐烦地挥手:“成了成了,我知道了,你们要教些什么,快开始吧。”
 
    瘦女官板着脸道:“本来,我们以为教殿下再熟悉一下祭祀、朝拜、典礼、筵会时的礼仪举止就行了,现在看来,许多事都要从头教起才行。就比如方才,公主殿下可知你这套宫裙有多重,头上的冠饰有多重?方才弯腰时,你就不该低头,你看,冠饰已经歪了。你若清楚穿着这么沉的裙子,该如何走路,也就不会跌倒了。”
 
    胖女官补充道:“殿下,如果奴婢二人这一关过不去,殿下的训练就不会停止,这可是娘娘的吩咐!”
 
    高阳一听,顿时垮下脸儿来,垂头丧气地道:“好了啦,我知道啦。你们两个休再罗唣,抓紧抓紧,过几天父皇要去少陵原秋狩,人家还要跟去玩呢。”
 
    李鱼捧着一面黑釉蓝斑拍鼓,拍马屁道:“殿下冰雪聪明,什么东西一学就会,一定不会耽搁了的。”
 
    高阳笑道:“承你吉言。父皇秋狩,你们鼓吹署都要去,帮着以鼓号驱赶猎物呢,到时候,记得多往本公主身边驱赶猎物。”
 
    瘦女官横了李鱼一眼,淡淡地道:“你捧鼓做什么,且一边候着去。我二人要对公主殿下从头讲起,暂时不需歌乐配合。”
 
    李鱼如蒙大赦,马上唯唯答应着,抱着拍鼓退到庭院中,瞧见旁边有个池塘,风景雅致,游鱼徘徊,池边还有一垂柳几棵,李鱼就走到树下,把那拍鼓往旁边一放,坐到石上,倚着柳干,继续打瞌睡。
 
    早上起来时,他是精神奕奕,尤其看到静静简直瘫成了瞌睡虫儿,慵懒无限,风情无边,心中那叫一个得意。饶你天生尤物,一个身子美女蛇般妖娆,还不是被本大圣的铁棒,打成了一滩烂泥?
 
    可惜这精神劲儿不长久,方才坐在殿里就困倦了,此刻坐在树下,秋风习习,天空湛湛,斑斓的秋阳透过柳枝洒在脸上,倦意不由自主又涌上来。这一场好睡,幕天席地,当真逍遥……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“皇帝要到少陵原狩猎?消息可靠么?”
 
    “可靠,我们打进北衙的耳目已经得到准确消息,明日起,北衙禁军就要进驻少陵原,开始驱散乞丐游民,清查山地丛林,划定狩猎区域了。”
 
    “妙极!咱们的人,有机会接近皇帝么?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很难。咱们的人才刚刚打入禁军,目前难当重任,皇帝秋狩时,他会守在外围固定区域作警戒,如果他防守的区域不是皇帝进入狩猎区的那一面,那他连皇帝的面都没机会见到,更遑论接近了。”
 
    “少陵原……,我们可有少陵原的地盘?”
 
    “有,殿下请看!”
 
    冯二止早已有备,马上递上一副卷轴,得意地道:“这些年,墨师精心筹备,各地要塞关隘,俱有地图。长安周围的情形,更是了然于胸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徐徐展开地图,微微一扫,目光便定在少陵原的位置上。
 
    少陵原又称杜陵原,位于长安城南四十里,南接终南山,行政区划上跨了长安、万年两县,广义上属于龙首原的一部分。整个长安地区都是一块完整的平原,但是被河流分割成了几块,少陵原在其中属于较大的一块。
 
    杨千叶仔细地看了看地图,黛眉微微一蹙,道:“这原上可有藏身之处?我们有机会潜进去么?”
 
    墨白焰微笑道:“殿下,这少陵原上,并非一片荒野,实际上在整个少陵原上,零散分布着十一个乡。
 
    杨千叶思索道:“北衙禁军先行入驻,定然会稽查人口,非有户籍的常住人口,恐怕都得驱离了。”
 
    墨白焰道:“不错,但是既有人家,我们要想隐藏起来,瞒过些寻常禁军,想来也并不为难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的眼睛亮了:“皇帝深居大内,轻易难得出宫,想对皇帝下手,难如登天。如今他既往少陵原秋狩,这于我们而言,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”
 
    冯二止道:“天予不取,必受其咎!”
 
    杨千叶并二指双剑,在少陵原的位置上用力点了一点:“墨师,准备吧,这一次,我要亲自去,誓取李二狗命!”
 
 第410章 真的不是撩
 
    将近晌午,高阳公主才从大殿中出来,颈挺、肩平,笑不露齿,行不摇裙,举手投足,仿佛放了慢镜头的画面,等她下了台阶,优雅地回头,见两位女官已然从后殿离开,顿时长出一口气,肩膀儿也坍了,脸儿也垮了,双手拽起裙子,两只鞋子踢哩踏啦,迈着“嘉译步”就摇头尾巴晃地晃到了李鱼面前。
 
    “哎!哎!醒醒啦!”
 
    李鱼从美梦中醒来,揉揉眼睛,就见高阳公主拽了拽裙子,一屁股在他面前的石头上坐了下来,弯腰去脱靴子,黛眉微微地蹙着:“太要命啦,我两只脚都快断掉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无奈,托着她的足踝,解开袜子的系带,将布袜儿也脱下来,手指不小心碰到她的脚心,高阳公主咯咯笑着直往后缩:“哎呀哎呀,轻点轻点,人家怕痒,好痒,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瞧她一派天真,倒是又好气又好笑,将她一双雪白的袜儿脱下来,放在一旁石上,高阳公主马上把一双秀气的小脚丫浸进了水里:“啊!好舒服……”
 
    高阳公主双手撑着青石,双眼微微眯着,一脸的惬意,一双小脚丫,在清澈的泉水里轻轻地挑动了几下,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。
 
    李鱼走到池边,弯腰净了净手,高阳公主乜他一眼,小嘴一撇,道:“人家的脚不臭啦。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不臭,那也是脚呀,刚碰过袜子,净净手有何不可。”
 
    高阳公主咕哝了一句,也没听清说的什么。
 
    李鱼想到她说过皇帝要往少陵原秋狩,听她话音儿,整个鼓吹署的人都要去。李鱼对音乐一窍不通,实在怯的很,忍不住问道:“方才听殿下说,过几天皇上要去少陵原秋狩?却不知我们鼓吹署,需要做些什么?”
 
    高阳公主一边用脚丫撩着池水,一边懒洋洋地道:“很多事啊,一些人要深入丛林,敲锣打鼓,吓唬那些野兽,把它们赶出来,还有一些人要排成排,跟在我父皇后边,敲着鼓点儿,父皇身边的侍卫们要听着鼓点儿齐进齐退,进行围猎的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听是一大帮人同时奏乐,甚至胡乱敲锣打鼓,顿时放下心来。这种场面,他要应付过去却是一点不难。
 
    孰料李鱼这一问,倒勾起高阳一桩心事,她忽然坐直了身子,浸在清凉泉水中的一双小脚丫也缩了回来,踩在一块石头上。双脚甫一沾上石头,便是一声轻呼,双脚微微一抬,叫道:“好烫。”
 
    她悬着两只脚儿,瞟一眼李鱼,伸出一只手道:“你的袍袂递我。”
 
    李鱼捞起袍袂,有些茫然:“干嘛?”
 
    高阳公主将他的袍袂往石上一铺,双脚踩在他的袍袂上,舒服地叹气道:“这样就舒服多了。喂,你不是擅长鼓乐吗,快奏与我看。”
 
    李鱼心头怦地一跳,这丫头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,又叫她想起来了。
 
    李鱼吱吱唔唔的,还没想好该怎么应付,高阳公主已经看到了被他杵在一旁的那只手鼓。这只手鼓的形状与腰鼓相似,呈长形,两端粗,中间细,鼓面凸起等距离的七道弦纹,通体施以黑釉,上边还点缀着蓝色的斑点,非常漂亮。
 
    粗的两头也不是一般直径,仍然区分一大一小。小的一头是杵在地上的,大的一头则夹在双腿中间,可以用鼓槌或双手敲击。
 
    高阳伸手抄过了手鼓,递给李鱼,兴致勃勃地道:“快快快,叫我瞧瞧你的本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