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众益彩票登录 2018-08-15 14:27 的文章

李鱼满心的纳罕不过这时心境无比恬静

 
    李鱼假模假样地喝茶,却见静静铺好了被褥,展平了被角儿,微微扭头瞟他一眼,突然飞快地跳上床,倏地一下钻进了被窝,就露出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,好像待宰的小羊羔儿似的瞟着他。
 
    “静静,你在干嘛?”
 
    被子下边,传出一个细若蚊蝇的声音,期期艾艾的:“秋意浓了,奴……奴给小郎君暖床。”
 
    李鱼的声音已经带出了一丝笑意:“暖床,你穿得齐齐整整的,床要多久才暖得过来?”
 
    “哦……”
 
    被外,依旧只露出一双眼睛,可那眼角的肌肤都似变成了玫瑰色,媚意如狐。
 
    她定定地看着李鱼,似乎在挣扎着什么,过了片刻,脑袋一缩,整个人都钻进了被底,然后就见那被子起起伏伏的,一条赤裸的手臂 ,把那衣衫一件件递出来,搪在大床内侧上角。
 
    最后,被底寂然不动了,整个人都看不见了,就那么藏在被子里头,也不怕闷死了她。
 
    李鱼瞧得忍俊不禁,却也不禁食指大动。
 
    深深、静静这对丫头儿,他打算管一辈子饭了,此时叫他把这对姐妹花拱手与人,他是真做不到的。
 
    又喝了半杯茶,李鱼把杯往桌上轻轻一顿,就像那被子倏地颤了一下,旋即又不见了动静。
 
    李鱼把桌上灯火压到极低,重新盖上罩子,走到榻边坐下,床榻微微一沉,隐约感觉到,床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悄悄向内侧滑动。
 
    李鱼宽衣解带,钻进了被窝。还别说,头一回享受有人暖被窝的福利,被子里暖烘烘的,还真是舒坦。
 
    李鱼舒展开了手脚,大字型躺在榻上,身上暖洋洋的,空气中还有淡淡的处子体香,真是舒坦。
 
    他大字型躺在榻上,居然完全没有触及到静静的身子,静静此时就像一只嗅到了危险的猫儿,弓着背,整个儿紧贴着床榻内侧围栏侧躺着,连一张床的五分之一都没占到。
 
    李鱼往那儿一躺,被那暖洋洋的氛围一烘,整个人都没了力气,过了好半天,才不舍得往被外伸出手,放下了金钩上的帷幔。脚那一侧他都懒得起来,只伸出一只脚,把帷幔放了下来。
 
    床上顿时暗了下来,李鱼太享受那种舒适的感觉了,尤其是他明知道正有一个温香软玉的姑娘,就与他同在一床被下,虽然还未占有她,但那种特别的滋味,让他享受着,甚至不想破坏了这种意境。
 
    然而,伏在被子里边的那位姑娘,固然又羞涩、又紧张,眼见他迟迟没有动作,却是有些按捺不住了。
 
    “小郎君?”
 
    李鱼的右脚感觉到一截滑溜溜的小腿儿,旋即那腿儿就迅速缩回了,但呼唤的声音却传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唔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。
 
    姑娘的声音有些失望:“小郎君困了呀?”
子里小小声地传出来。
 
    “快了。”
 
    “哦!那小郎君快睡吧,听说……听说男人……那个以后,都会特别困。”
 
    “那个?哪个?我什么时候那个过了?”李鱼满心的纳罕,不过这时心境无比恬静,竟生不出好奇心去问个究竟。
 
    眼皮儿真的有些快合不拢了,睡意真的来了。
 
    “小郎君?”
 
    细细的猫儿似的呼唤声又响了。
 
    “嗯?”
 
    “听人家说,年纪大了的男人,才会……才会之后就变得特别困乏。小郎君还这么年轻,就……,你可得保重身体啊。”
 
    这真不能忍了!
 
    李鱼猛地一掀被子,被子飞了起来,而他则一转身,恰恰把一个羊脂玉雕似的身子完完整整地覆在身下。就那一刹那,他看见她娇软软的一个身子,一头乌黑的秀发铺在榻上,因为在被子底下捂得太久,一张小脸儿红扑扑的。
 
    真的……是一只小腰精!
 
    李鱼第一把搂过去,那小腰身比他想像的还小了一半,差点儿闪了他的身子。
 
    “小郎君……”
 
    一双无辜的、惶惑的大眼睛迎上了李鱼的眼眸,李鱼刚刚那无比恬淡的佛系心态登时一扫而空。
 
    她的小嘴刚刚惊惶地张开,就被男人霸道地吻住了。以致虽早有心理准备,甚而是要主动献身的她,不由自主地展开了挣扎。
 
    李鱼顿时就感觉自已抱住了一条蛇,然而却比蛇更柔韧灵活,更圆润光滑,更活色生香。
 
    忍不了!
 
    李鱼在这一刻,只想做一件事:钉她的七寸!把她死死地,钉在床上,叫她撩!